秋拍佳作導覽—古代書畫 法書楹聯

2021-12-08

 


北京翰海2021秋季拍賣會將于12月15-18日在北京嘉里大酒店舉行,15-16日預展,17-18日拍賣。拍賣會將推出近現代書畫(一)、(二)、法書楹聯、古代書畫、古董珍玩、紫甌凝香-紫砂藝術、當代書畫、現當代油畫雕塑共8個專場。


古代書畫,提供的是一種更具歷史維度的文化審美,在時代氣象與人文關懷中,古人將當時的故事、思想與美的感知,呈現在書畫作品中,借助這些藝術的存在,與今人實現著跨越時空的交流。我們在此次古代書畫專場中,推出380余件作品,旨在與您展開歷史與文化的審美對話。


書法是中國特有的一種傳統藝術,以漢字為載體,在書體、筆法、結構和章法中見“神、氣、骨”。法書楹聯,則是在書法的基礎上,加入語言文字的對仗工整、言簡意深、平仄協調,是非常具有文化底蘊和歷史傳承的藝術形式,歷代文人墨客也在法書楹聯的紙墨天地中,留下諸多佳作。翰海秋拍法書楹聯專場,170余件名家翰墨、文人佳對將為您展現最具中國傳統文化氣韻的書香天地。



Lot844


祁寯藻(1793-1866) 


《行書八言聯》


云龍紋庫絹/立軸


鈐印:祁雋藻印、實甫


款識:慧卿一兄正。祁雋藻。


173×37cm(每幅)


估價: 30,000-50,000


一生經歷四位皇帝,其中三位見了他稱“先生”;為官四十六年,官至體仁閣大學士、首席軍機大臣,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是清朝山西籍官員中官做得最高、時間最長的;在政治、經濟、軍事等方面都有自己的見解和主張,而且多數都會被皇帝采納,有“半副鑾駕”、“愛民相國”的美譽;學識淵博,精通訓詁,是晚清詩壇的主持者,還是書法大家,楷書寫得最妙。他就是祁寯藻,來自晚清山西著名的文化世家“北祁”—壽陽祁氏家族。這個家族,有“一門五進士,三代四翰林”的美稱。


由于皇帝的喜好,清初至道咸年間,書法學習的范本主要是董其昌、趙孟頫、顏真卿、歐陽詢、柳公權等,這些書寫風格非常有利于士人應試。祁寯藻曾在顏真卿、歐陽詢、柳公權唐楷三體方面下過很深的功夫。民國時期,常贊春在《山西獻征》中記到,祁寯藻書法“由小篆入真行,悉柳公權,學顏魯公,參以黃庭堅,渾厚遒健,自成一格,世爭寶重之”。


《行書八言聯》書于云龍紋庫絹之上,對聯雖總體上看是行書,但有不少字如“德”、“直”、“徵”等字楷書意味很濃,可以看出祁寯藻深受顏柳楷書的影響。點畫溫潤有力,結體嚴謹秀麗,行筆流暢挺拔,每一筆、每一結構都處理得比較穩妥、精致,體現了極其嚴謹的書寫功力。可以說,這是深受“館閣體”書法審美影響之下的完美型書寫,同時也是充分體現儒家中和思想的代表性作品。



Lot845

林則徐(1785-1850) 

《楷書八言聯》

灑金箋本/立軸

鈐印:

臣林則徐字少穆印、身行萬里半天下

款識:少穆林則徐。

172.5×38.5cm(每幅)

估價: 600,000-800,000


林則徐不但是中國近代史開端的第一位政治家、思想家、民族英雄、“睜眼看世界的第一人和向西方學習先進技術之開風氣者”,而且也是一位精通書法,造詣很高的書法名家,在近代書法史上也頗具名聲。從現存的書作并據其日記、信札以及他人記載的文字中,可知林則徐書法已為時人所稱譽,求書者接踵而來。


林則徐的書法出自歐陽詢。歐書纖濃得中,剛勁不撓,有正人執法、面折廷爭之風,正符合林氏剛正不阿的性格。他將歐書渾厚堅挺的用筆、雄強崢嶸的結體、清新靜穆的章法三者統一在一個完整的藝術體中,充分展現了歐字內擫緊勁和奇崛峭拔的風格。為官后的林則徐或許認識到歐字過于剛狠的不足,進而謀求改善,進一步追求剛柔并濟之道:“愚意有剛柔并濟之道,取《皇甫碑》《靈飛經》二種帖,每日早晚更端臨寫,則骨干風神可以兩得”。


《楷書八言聯》便是在其“剛柔相濟”“用筆精熟”諸種理念指導下創作的書法作品,從其所鈐印“身行萬里半天下”可知,這是林則徐謫戍伊犁之后的作品。在經歷了政治的風雨之后,林則徐胸襟更見豁達,心境歸于平靜,于是,其書法開始了風格上的變化,從早期欹側取勢轉為平正取勢。此聯節奏舒暢,體勢開張,章法疏朗,氣貫勢聯。入筆、行筆、收筆、留駐、轉折、提頓都極有特色,筆力強勁而有彈性,充分體現了作者從容淡定、不尚浮華的心態。而今,林則徐流傳于世的片紙只字,彌足珍貴,后人除了喜愛其藝術上的“筆妙”之外,更重要的是欽佩其不屈的民族精神。



Lot789

徐世昌(1855-1939) 

《草書八言聯》

紙本/立軸

鈐印:退叟、徐世昌印

釋文:太華奇觀萬古積雪,廣陵妙境八月驚濤。

款識:水竹村人。

123.5×25.5 cm 

估價: 15,000-25,000


在清代的科舉考試中,書法是至關重要的。所以中進士者,書法都有很深的功底,徐世昌也不例外。他酷愛書法,終身習字不輟,下足了苦功。“日臨柳帖百字或數十字,終歲無間”,用小楷寫日記,五十年不間斷。其草書最出名,善用折鋒,勁健灑脫,有骨力,有氣勢,講究古法。民國書壇善草書者很少,徐世昌的草書,個人風格強烈,且格調不俗,尤為可貴。《草書八言聯》書法飄逸縱肆,其筆勢飛動跳躍,一氣呵成。點畫遒勁有力,而又不失圓潤婉轉,頓折之處尤見風骨。全作給人以超逸豪宕之感。

沒有詩意的楹聯不是藝術的佳構,詩的美在于意境,楹聯也是如此。徐世昌的楹聯還有一個重要的藝術特色就是境界的闊大。在聯中,一個“太華奇觀”,一個“廣陵妙境”,把讀者引向無限遼遠空闊的境界,“萬古積雪”寫出了山勢的雄渾,“八月驚濤”寫出了潮水的氣勢,山水交映,整幅對聯呈現出壯闊浩然的意境。



 Lot859


吳榮光(1773-1843)


《楷書八言聯》


云蝠紋箋本/立軸


鈐印:吳氏榮光、榮光私印


款識:南海吳榮光。


167×38.5 cm(每幅)


估價: 18,000-25,000


清代的書法藝術之所以能在中國書法史上被譽為“書道中興”的一代,是因為這一時期書壇名家輩出,異彩紛呈。由于考據學的興盛,帶動了文字學、金石學的發展,從而也極大的激發了書家們在藝術上的創作欲望。嶺南書法名家吳榮光,就是道光年間以收藏鐘鼎彝器和碑刻拓本既多且精而著稱于時的學者官吏之一。

吳榮光,廣東南海人,嘉慶四年(1799)進士,在朝任編修、御史等,后在浙江、湖北等地做按察使,道光四年(1824)到貴州做布政使。他書畫均擅,康有為稱他的書法為“清代廣東第一人”。在書法上,吳榮光早期走的基本上是帖學道路,隨著其名碑墨拓收集的不斷豐富,所見的北碑越來越多,更兼之其授業恩師阮元是北朝碑版石刻的極力倡導者,所以他的書法也自然而然的受到北碑雄健拙樸風格的影響。《楷書八言聯》體勢頗得歐陽詢法,勁健疏朗。通篇結構揖讓合理,運筆頓挫有力,遒勁渾厚,含蓄拙樸,富有北碑意趣。說明此時其書作已融入了碑意。

吳榮光書法的長處,在于樸實自然,信手拈來,氣韻雍容端肅,觀書可見其人。他廉不言貪,勤不言苦,閩浙從政之日,賑辦水災,除積匪,清肅械斗,嚴懲貪污,得到人民的愛戴和尊崇。每一離任,父老灑淚出涕送行者多達千余。但凡書畫藝術,亦必須立品,中外無二致。元之倪瓚、清之八大山人,其藝術高處均其品學得來。當我們今天欣賞他“端莊雜流麗,剛健含婀娜”的書法作品時,也應感佩他忠義清廉的道德情操。



Lot1231


顧鶴慶(1766-?) 


《懷麓堂圖》


設色紙本/卷


1796年作 


鈐印:鶴慶之印


款識:懷麓堂圖。嘉慶丙辰六月六日,時帆大司成大人命寫圖一卷,未知相似否,即呈誨政。丹徒顧鶴慶。


38×184cm 


估價: 60000-90000




清代乾嘉時期畫家延譽機制


清代乾隆、嘉慶時期,江南地區繪畫名家輩出、流派紛呈,而京城作為首善之區,吸引各地的文人學者、商賈士民前來尋機游歷,其中自然包括諸多的江浙名士、畫家、詩人等。由京師文人士大夫和各地學者詩人畫家組成的“士人群體”經常組織各類雅集藝事,這些文化活動多由某一位地位卓越、學養深厚、禮賢下士的京師名士主持,他們的身份或是名仕官紳,或為學術領袖,其書齋雅閣便成為聚會的場所,這些“雅集”各自獨立卻又相互影響,比較著名的有翁方綱的“蘇米齋”和法式善的“詩龕”等。紙墨丹青在這些京師名士的雅集藝事中不僅是“琴棋書畫、吟風弄月”的組成部分,更重要的是借由繪畫和唱酬來宣揚名士功績、學養和雅好。名士對畫家予以幫助,是為“贊助人”,畫家按照“贊助人”的要求完成創作,影響繪畫創作的主題、風格,借此展示技法和能力,畫家和作品也得到廣泛關注。這種乾嘉時期京師士大夫和江南畫家形成的“士人群體”,對當時繪畫創作、品評、流傳都產生過重要的影響。


京江畫派代表人物—顧鶴慶


顧鶴慶(1766-1836年后),字子馀,號弢庵,江蘇鎮江府丹徒縣(今江蘇鎮江)人,“京江畫派”著名代表人物。其父為乾隆庚午舉人,早年受舅父周曾培、周序培的影響,由于家庭的淵源,顧鶴慶很小就對繪畫產生濃厚興趣,他的詩詞繪畫均有很高造詣,有“詩、書、畫”三絕之稱。畫史有載,顧鶴慶“性瀟灑、好飲”,在家鄉鎮江時,常年與張崟、潘思牧、鮑文逵、王豫等人交游,詩列“京江七子之目”;入京后,與法式善、吳錫麟、趙懷玉、張問陶、翁方綱等文人士大夫來往,法式善對顧鶴慶非常贊賞和推崇,顧得以成名,曾館于裕親王、恭親王府邸,遍觀宋元名作,畫藝大進。顧鶴慶在繪畫創作上,以“師法自然,自以為法”為宗旨,多寫鎮江實景山水,筆墨清勁秀麗,用色淡雅明凈,意境曠達悠遠,頗具宋元意境。其與張崟、潘恭壽、周鎬等丹徒畫家共同成就了清代中晚期著名“京江畫派”繪畫的高峰。顧鶴慶與張崟在“京江畫派”中最為出色,張崟以畫松著名被稱為“張松”,而顧鶴慶尤擅畫柳,被稱為“顧柳”,兩人當時被稱為“張松顧柳”,為莫逆之交。法式善曾言“朱門賣畫顧秋柳”,顧鶴慶也在詩詞中有云”先生極賞予畫柳,都士有‘顧柳’之稱,可見“顧柳”在京師的成名,與法式善的推舉、引薦有很大關系,顧鶴慶也對此頗為感激。


本卷《懷麓堂圖》款署“懷麓堂圖。嘉慶丙辰六月六日,時帆大司成大人命寫圖一卷,未知相似否,即呈誨政。丹徒顧鶴慶。”為嘉慶元年(1796年)顧鶴慶創作繪制的,上款人“時帆大司成大人”正是時任國子監祭酒的法式善,而“懷麓堂”則是法式善最為推崇的明代重臣、詩人李東陽的書齋名。


法式善對明臣李東陽的推崇


法式善(1753-1813),原名運昌、字開文,號時帆、梧門、詩庵等,蒙古族人。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進士,歷任翰林院庶吉士、授檢討、國子監祭酒,官至侍講學士,《清史列傳》稱其“凡官撰之書,無不編校”。法式善長居京城,精于史學,尤長文學,喜好書畫,為乾嘉時期著名學者、詩壇領袖,法式善與同時期諸多文人學士交往深厚,定期組織詩龕雅集與西涯雅集,對多位畫家予以延譽扶持,如羅聘、顧鶴慶等,他曾在詩中云“一時畫手爭相識,我詩能為畫出力”,“經我品題身價重,旁人空羨束修羊(顧子工畫,婁子工詩,皆困于長安,余為延舉,二子得以成名)”。法式善對明代名臣、詩人李東陽(1447-1516)非常尊崇,嘉慶年間,法式善為重刊的李東陽《懷麓堂集》作年譜,考察李東陽所葬之地,譴人為其碑記,有史料記載,法式善曾大力考證李東陽故宅“西涯”所在地“蓋廣福觀之南,響閘之西,月橋之北,海潮寺之東,地名煤廠,文正故第當在是”。法式善入仕后前后兩處居所均在“西涯”的范圍內,每年六月九日李東陽誕辰,法式善都會招友至“西涯”雅集,作詩征畫,以示紀念。明代著名畫家沈周曾為李東陽作《移竹圖》、文征明繪《西涯圖》,真跡均有翁方綱收藏,法式善對之愛不釋手,專門找人摹繪。


《懷麓堂圖》成畫的背景


顧鶴慶《懷麓堂圖》作于“六月六日”恰為李東陽誕生日(六月九日)的前夕,應為懷李東陽而作。根據內容和題名,可知畫卷描繪的正是“西涯勝景”中李東陽居所,根據法式善的考據,“西涯”應在現今什剎海一帶,李東陽曾做《西涯雜詠十二首》,由此“銀錠觀山、響閘煙云、柳堤春曉、譙樓更鼓、西涯晚景、景山松雪、白塔晴云和湖心賞月”稱為西涯八景,描述的是舊時什剎海周邊地區極具代表性的自然美景。本幅畫卷為法式善命題所做,顧鶴慶應是取“西涯”實景入圖,遠山近水、水榭亭臺、樹蔭坡石、白塔石橋,和“西涯八景”所述“銀錠觀山”、“湖心賞月”頗為相似,畫卷正中的書屋庭院應為“懷麓堂”,其構圖畫法與顧鶴慶為法式善所作《詩庵圖》風格接近。


顧氏佳作 西涯勝景


此作秉承“京江畫派”一貫“吾潤畫家,家自為法”的宗旨,以“西涯勝景”的真景實境為描繪對象,氣象雄偉,落筆濃重。畫卷開端的白塔應為寺院所在,曲折小徑,過平板小橋,達莊園,后接溪橋,遠山蒼翠,環水相繞,翠綠成蔭,高閣遠眺。高宅之內有閑庭活水,花香翠蓋,凝碧芭蕉,屋蓋亭亭,一脈仕宦之家,高士雅居氣象。是卷用筆宗法“吳門畫派”沈周、文徵明;其長線皴法學沈周而不剛硬,變化豐富而質感分明,林木雜樹畫法擬文徵明而嚴整秀密,有宋元法度,又有寫生筆調。清新文雅又落墨濃重,兼具陰柔、陽剛之美,畫面既秀雅又富有情思,為顧鶴慶難得之佳構。


 


 Lot1230


張崟(1761-1829) 


《京江送別圖》


設色紙本/卷


1799年作 


鈐印:張崟、寶巖


款識:己未嘉平月,奉送茂亭先生歸里并請教政。丹徒漁弟張崟繪圖并題。


伍有庸題引首查林、公立海、彭蕙夫、韓崶、弈照、胡黃海、魏瀚、陶本忠、張敦仁、龔成、孫韶、程廷泰、戈樵云、顧鶴慶、宋翔鳳、黎訥、史芮十七家跋


27×123 cm 


估價: 60,000-90,000


水西莊是天津最著名的私家文化園林,興建于清代康雍年間,興盛于清代中期。水西莊不但景色優美,而且主人文雅好客,在它存在的時代里,一時成為運河南北文人墨客的聚集地,乾隆皇帝曾四次駐蹕也給水西莊增添了不少光彩。水西莊的主人是查氏家族,創建和經營者是鹽商查日乾和他的長子查為仁,這卷《京江送別圖》的主人正是水西莊的第四代查林。


嘉慶庚申(1801)二月,查林從朱方(在江蘇丹徒附近)買舟打算北歸,他在當地的十幾位好朋友相約備酒為他踐行,畫家張崟也帶來了自己提前畫好的手卷,好友們紛紛在卷后題詩作跋,一時好不熱鬧。


圖繪大江空闊,江面風平浪靜,一望無際,遠處云霧濛濛,茫茫一片,占去畫面絕大部分。山巒亙連,此起彼伏,卷尾處應為“丹徒三山”之焦山,佛塔處乃定慧寺,是長江下游的佛教圣地。山間樹木繁密,郁郁蔥蘢,呈現出江南春天美麗的景色。近處為坡陀河岸,岸上楊柳飄揚,婀娜多姿,雜木沿河叢生,枝葉繁茂,形如一道屏障。兩彼岸間有板橋相連接,下有一舟正穿橋洞而過。河上舟船數艘,迎來送往,好不熱鬧。岸邊有一亭子,就是查林題跋中所稱的“東亭”,亭里案上略備酒饌,前有幾人身著寬服長袍對著拜揖道別。


此圖畫面布景得宜,疏密有致。近處長林巨幛,遠處青山疊翠,遙相呼應。圖的內容雖然畫的是真人真事,但卻沒有刻板的送別場面。告別的雙方,寥寥數筆,形象逼真,生動傳達出友人之間真摯的情感。張崟一向被公認為京江畫派的首領。如蔣寶齡就認為,張崟“詩畫著名京口,花卉、佛像皆超絕,尤擅山水,自文沈上窺宋元,高自位置,下筆便思接千古,有‘鎮江派’之目”。此作構圖簡潔,筆墨精秀,設色淡雅清新,確是張崟上乘佳作。


根據查林所述,第二年(1801),他在京城家中遭遇連月下雨,房屋倒塌,把這個卷子的引首還有原本卷后好友的題跋全都殘毀了,畫的部分尚還幸存。四年后(1805),他把畫帶到長沙,有一個厲害的裝裱師傅幫他把這張畫給重裱收拾干凈。原本卷子的引首是戴三錫題的隸書“京江送別圖”,他請伍有庸重新題耑。這個卷子他應該寶愛非常,因為朋友們的題跋,他直到五年后還記得不少,如劉臺拱、張也愚、鮑鴻起、顧鶴慶、戴濂、借庵和尚、顧復祖、朱鏞、許春池、符寬等人的詩文,他擇能記起來的一一詳錄于后,讀來讓人想見當日友朋集會作別之熱烈場景,亦為后人留下清代京江與京津文人相互倡和的一樁風流韻事。



Lot1113

王翚(1632-1717) 

《溪山雪霽圖》

設色絹本/立軸

1690年作

鈐印:王翚之印、雪笠道人

款識:溪山雪霽圖。歲次庚午長夏撫王右丞筆意于耕煙堂。石谷子王翚。

鑒藏印:志仁歷史文物館藏、固始張氏鏡菡榭嗣主瑋審定續考

194×98 cm

估價: 600,000-900,000


王翚的繪畫作品中,常署仿某家之作,如此《溪山雪霽圖》即署“橅王右丞筆意”。“王右丞”即唐代畫家王維,畫史載其曾作《溪山雪霽圖》,但傳世真跡早已不存,所以王翚此作僅取其名,實則多具自己面目。

此作繪江南地區雪后初晴之景。畫面上遠處層巒疊嶂,山頂披上雪裝,白雪皚皚。中景亂石連綿,山坡間雜樹叢生,樹木枝干挺拔,似乎在傲視寒雪,絕無凄涼之感。近景坡石堤岸下寬闊的溪流,有村落隱沒其間。最下部幾棵穿天的松柏,松樹干粗,枝葉茂密。樹下屋舍中,主人正與客坐在堂屋,邊烤火邊觀賞溪山的雪景,顯得悠然自得。

畫面以層層疊疊的高遠法取勢,連峰接天,將壯麗的山川突顯在觀者面前。畫家以水墨寫意和淺絳山水相結合的手法渲染出肅穆靜謐的雪山秘境。幅上的中、近景以干筆勾廊疊石,淺墨濕筆線皴。山體留白,山石先以墨筆勾出,陰暗部分施淡墨暈染,以烘托出雪的皎潔。此外,建筑的門窗等處用微淡的紅色暖調略加點綴,為畫面增添了一抹亮麗的成分,雜樹竹蔭則用紅綠等色填染,與建筑相應和,進一步起到烘托氣氛的作用,打破了過于單一的畫面基調。

整個畫面筆墨松勁,濃淡變化自然,雜樹于統一中求變化,枝干一律中鋒勾剔,古拙凝重,墨點、色點、夾葉等不同畫葉方法求得錯綜變化。題識中“庚午”年王翚58歲,正處于年富力強之際,再加上他曾遍游南北,對真山真水有深刻體察,并在創作中發展了自己的獨特個性,才能創作出這樣的佳作。



Lot1020

曾國藩(1811-1872)

《行楷書》

花卉紋箋本/立軸  

鈐印:曾國藩印、滌生、文星江漢

款識:滌生。

248×52 cm

估價: 12,000-18,000


曾國藩在書法上的成就,一直被他政治、學術上的突出成就所掩蓋。其實,曾國藩是與同時期的何紹基、包世臣等有著同樣重要地位的書法家。賞析曾國藩的《行楷書》,可用六個字概括,即“端正”、“雄勁”、“內斂”。


一、“端正”。曾國藩首先是個理學家,這種治學態度影響到他的書法。《行楷書》每一個字一筆一畫,一招一式,方正規矩。所謂字如其人,難怪慈禧太后稱他為“天下第一正人”。


二、“雄勁”。《行楷書》下筆干脆利落,一撇一捺之間,似拔劍。似張弩,似刀削,有千軍萬馬之勢,雷霆萬鈞之力。雄勁瘦挺是曾氏書法一個比較顯著的特征。


三、“內斂”。曾國藩主張養氣,性格深沉內斂。他在同治三年的日記中說:“因悟作字之道,二者并進,有著力而取險勁之勢,有不著力而得自然之味。……二者缺一不可,亦猶文家所謂陽剛之美、陰柔之美矣”。


從《行楷書》可以看出,在勁健挺拔之中,顯露出灑脫雅麗的風神;用筆嚴謹規范亦含活潑之態,線條不肥不瘦有適度之美;筆意藏連而內含晉人風韻,精氣內斂,呈現出一代名儒大將的氣派。

2002-2021 Beijing Hanhai Auction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43782號-2 翰海經營許可證號:1101041159871 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1800         技術支持:雅昌藝術網

訪問量:256

H肉动漫无码无修6080动漫网